內容: 蒼白禁區,握不住的淺色杯具。淺色, 禁區, 蒼白, 記憶, 過去 本帖最後由 曉風兒 于 2010-7-11 03:44 編輯 從一開始的一無所知都最後的無所在乎,所乞求的只不過的你一句溫暖的話語。 ——題記。 文/曉風 01.你說你看不清這個城市堅硬的水泥大道究竟通往哪個地方,是你的愛情城堡還是潛存的傷心墓地。你說你想不起記憶深處那個穿著白色襯衫幹淨的側臉的男生、什會一直對自己微笑、親昵的喚著自己的名字。你說你真的不知道,這個瘦瘦的男生何對自己毫無保留的給予與付出。直到,直到看見他小心翼翼的牽著自己的手過馬路的時候,那驟然的駐足。全世界都安靜下來,所有的鳴笛延伸著回憶的方向感,間斷、終結離別的物線。小艾看見筱雪的時候,她正坐在風的單車後面,歡樂的搖晃著手中的紙制的白色風車。看著手中散亂未完成的試題,小艾想,他們是幸福的。這個城市的邊緣,湧出大片大片的雜草,終?.吹著摻雜濕氣的季風.無處不在的滲透在空氣夾層,舒而不暖。就像遇見陸風時的溫度剛好。三?.之期。卻始終未曾走進你的心裏。即使,你是那的不小心,陷進了我的世界裏。相識至今。小艾一直認風是一個安靜的男子,卻不顯寂寞。淡然如風,卻如實的隔著一段無法觸摸的距離。三?.前,祖母去世,父母爭吵,自己沈痛逃避離家出走,卻不小心撞進你的懷裏,莫名的撕扯揪打。
二?.前,轉學寄讀,初入陌地,自己迷茫委屈處處碰壁,卻依賴上唯一熟悉的你,終日的喋喋不棄。
一?.前,?.無定所,輾轉流離,自己漠然郁郁藏匿掩泣,卻習慣了依靠溫暖的你,沒由的深陷不已。我想,我是喜歡你的,很深很深。甚至,你對我的好,讓我恍惚間覺的那是應該的,因你也一定很喜歡我。 甚至,當你百般勸說,不顧自己父母幽怨的眼神,將我的行李搬到你的房間時,我想這就是我一輩子幸福的根據地。至此,我把這裏當做自己的家,幫你收拾地下室那僅一間的不透風的新臥室,幫你的母親梳頭做飯,幫你的父親端茶倒水。我會在吃飯的時候講一些特逗得笑話,會在沒人在家的時候把屋子收拾的幹幹淨淨。我看叔叔阿姨對我笑的好甜好甜,卻在最在意的你的笑容裏發現了距離。沒有了以前的親昵,更受不了你撫摸著我的頭僅片言碎語,丫頭、早。丫頭、早點休息。 我怕。心裏莫名的悲涼。我甚至不敢去懷疑,也許你因怕你爸媽責備,?.故意逃避。是的。一定是的。 看著?.華在身上踩過,自己還疼痛的抱著夢想等一個天荒地老。一直相信很多事情可以轉圜,比如人情冷暖。可是。看著陸風牽著一個陌生的女孩的手,漫步在夕陽的余暉裏。小艾,還是強力的揉了揉眼睛,頭腦的瞬間空白,讓她忘記了逃跑。他就這樣微笑著,帶著溫婉柔美的她,走到自己的面前,用自己一直以很溫暖的話語說:筱雪,這是我的妹妹小艾。小艾睜著大大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盯著陸風。忘記了言語,聽不見筱雪禮貌的問好。之後,轉身奔跑,眼淚潰不成軍。呵,妹妹兩個字如同軟肋轟然折斷,失望大于疼痛。陸風撓了撓頭,然後攤開雙手,向一臉詫異的筱雪說到,我也不知道怎回事。哭了,累了。小艾覺得,這個世界如此荒唐,原來一直是我一廂情願。他于我,或許只是憐憫而已。小艾覺得沒必要再呆在這裏。他家本來就不富裕,自己何必戀戀不舍?想好了理由,小艾便迫不及待的搬出了陸風的家裏,直奔學校宿舍。至于,阿姨叔叔那裏,明天再回來和他們說吧。畢竟,在一起久了,總有點舍不得。怕他們稍一阻攔,自己又不能明說,還走不了了。那個女孩,氣質比我好呢。 原以這樣就離開了你的世界,你的視線之?.還有我的存在嗎? 小艾心煩的整理完宿舍後,發現鑰匙還在自己的手裏。自己若是不送去,他可能很焦急的到處尋我吧? 下完課,小艾匆匆的跑向那個陸風回去必經的巷子口等他,久等而來的卻是一幅讓內心嫉妒的畫面。他就這樣載著她,她就這樣安靜的做在他的後面抱著他。小艾快瘋了。她想詛咒,卻不知道該詛咒些什。原來,他在自己的心裏是這樣的完美。 小艾于是想,他們是幸福的吧。自己能做的,或許是祝福而已。但小艾怎也想不到,陸風載著那個女孩在街口突然停住不前,聽到鳴笛聲,卻慌亂的撞向另一輛汽車。她捂住了嘴巴,鑰匙和試卷也掉在了地上,然後瘋子一樣大叫著他的名字沖向事故點。慶幸的是,他胳膊骨折了。而筱蝶卻始終昏迷不醒。即使他知道是老毛病又犯了,卻無法原諒自己的愚蠢。小艾安慰著情緒不穩的他,想著如此躺著的是我,他會不會一樣我傷心難過。可是,沒有如果。小艾只知道,她永遠也無法超越筱蝶。就像最後他筱蝶所做的一切一樣。甚至,放棄學?.,去南方打工賺取高額的學費。或許有那一天,我真的懂了你的固執,我也會如你般照顧筱蝶,即使我和她的命運那的像,可小艾明白,她始終不如筱蝶,她輸了擁有你的愛。夏至已至。空氣中充斥著火藥硝煙的味道。筱蝶安靜的躺在白色的床單上。均勻的呼吸摻雜著一聲聲的焦急的歎息。忘了一直這樣持續有多久。問?.響起一陣輕輕的敲門聲。成爸爸起身去開門,一個左手縛了綁帶的男生禮貌的問道:伯父,筱蝶醒了?幹你什事?還不都是因你。請你馬上離開。我們再也不想看見你和筱蝶在一起了。男生一陣沈默。起幾天未眠、倦意滿布的蒼白的臉。伯父,我只想看著筱蝶能夠安然無?.。只要她能夠醒來我會離開。當。門被毫不客氣的關住了,男孩被阻在門?.。無力的低下頭,靠著牆一直一直站著,恍如存在了上百?.的古老塑像,透著無奈、蒼老的氣息。睡眼惺忪的從樓梯口緩慢下移,站在街口的一臉茫然。纖細的五指緊按著身體突然疼痛的位置。掩面而來的暖流讓心跳變微弱,半蹲站牌的無藥可救。懶散的睡裙緊貼著皮膚散發著混合香水。日子就這樣。迷糊與現實之間混淆的失憶。可是記得與忘記,卻永遠無法銜接恰當。留下一片空白的禁區。臨近高考的存在。猶然真切的記得那些複雜的文字與數碼的糾結與解析。記得?.邁的父親雙鬢開始泛白。記得房屋的東西逐漸不明所蹤,開始變的空蕩蕩,連小聲的自言自語都有那銳利的回音響起。記得父親用枯瘦的雙手輕撫自己的頭發,溫柔的說著:丫頭、好好考試。自此,筱蝶心裏生了前所未有的信念、一種埋葬所有古老的夢想,奔赴那閃耀著希冀之光的遙遠城邦的堅強信仰。重歸校園。所要壓抑的空?.承受了太多莫名其妙的噓寒問暖。特別是那個隔壁班的那個一直穿著白色襯衫的男生。從最初的陌生演變成討厭,再者好奇直至最後感動。筱蝶真的不知道他什知道自己喜歡喝檸檬草味道的奶茶,不知道他什會知道自己每次陰天的時候忘記帶傘,不知道他什知道自己討厭那些繁雜的化學公式,不知道他什會知道自己每次在心情煩躁的時候圍著偌大操場一圈又一圈的環繞。一直想到頭痛,可是除了空白,那些什都石沈大海……于是,習慣了依賴,習慣了他的存在。喜歡他在大清早拿著溫溫的豆漿站在小巷唯一的轉彎處一臉明媚微笑的等著自己。喜歡他在大中午端著自己的飯盒靠在食堂唯一的窗戶旁一臉緊張焦急的尋著自己。喜歡他在自習後推著破舊的單車跟在回家唯一的街道上一臉謹慎擔心的守著自己。生活因他的介入變的有點甜甜的味道,腦子開始自動儲存有關他的一切畫面。他聽CD的安靜模樣,他作畫咬筆的滑稽模樣,他喚著自己名字時的親昵模樣,他做錯事怕自己生氣的吞吐模樣。時光被扯得好遠好遠。他依舊不顧自己的強烈反對,給自己補著弱勢科目。他依舊不顧同學那些複雜的眼神和背後的指指點點,來照顧自動的作息就餐。一次不經意,在?.手間聽到同學議論他,說他自私,說他膽小,說他心懷不軌臉皮厚的無可救藥。自己的心被深深刺痛,不知道是流言蜚語還是惡意中傷。內心始終不曾相信,一點也不信。每次看見他獨處時那無處可掩的悲傷,自己選擇承認他對自己所有的好。就像自己從未懷疑他叫陸風一樣。有時候,發現打翻的五味?.滲出來的悲慟永遠大于歡樂。筱蝶開始懷疑自己是個羈絆,是個危險的存在。當自己開開心心、滿懷自信的走出考場時,發現手機N個來自表姐未接電話,一種不祥的預感驟然心生。當聽著電話那頭哽咽的訴說著父親在工地殉意?.遇難的時候,手機墜地摔的四分五裂。一旁的陸風拼命的拉著木然的自己奔向人民醫院。依舊白色的蔓延、父親蒼老的臉龐不複往日的安詳。自己知道他放不下的是自己,拼命的不讓自己哭出來,十指環扣在風的臂膀,因太過用力曾現出妖豔的血紅色。風一直在一旁安靜的站著,任由自己拽著他的衣袖。有這一堵牆。隔斷了所有的光線。就這站在裏面,一直祈求,一直渴望自由。可是,有一天,自己真的自由了。發現自己傷痕累累。溫暖不在,思念潛卷了整個淡然的?.華。原來,自己一直頑固的執著終究以慘白的帷幔落幕。火化場,筱蝶再也無法掩飾積澱已久的沈痛哭了很久很久。陸風一直擁抱著她,安慰她。給她溫暖,給她保護,哪怕給她自己的一切都可以。灰色空間裏,沒有向日葵與白鴿。沒有曖昧的旋律與經久不息的海浪聲。筱蝶如願以償的收到了來自北方A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此,風買了18背檸檬草味的奶茶擺滿了筱蝶臥室那張唯一的古老青色茶幾。他說:筱蝶、祝賀你。筱蝶默然的看著窗?.,良久?.說到:風,我不打算上了。我想一直待在這個地方,守著父親存在過的老舊房子。風走到她的面前扳著她的身子,倔強的說道:你必須去上。這是伯父的唯一的牽挂與寄托。他希望你好好的,希望你堅強,希望你完成學?.,有一個幸福的未來。—不。我不需要。我不想去北方,我就想呆在這,哪都不想去。—你不要在沈湎與過去的傷痛中可以嗎?你以前的堅強、勇敢都哪去了???—不要你管。你憑什管我?你自私、你膽小。你以這段時間對我無微不至的關心可以彌補你所犯下的錯?要不是你讓我受傷,父親怎會了我傾家蕩、額?.的做苦力來償還巨額的醫藥費?要是不是你,父親怎會出現意?.,從我的世界離開?不要以我失憶了就什都不知道,是你破碎了我的所有幸福,攪亂了我正常的生活,是你害死了父親。我討厭你!!!你走,我不想再見到你。!!!—……一陣沈默。風起身輕輕拉門,說了句對不起。然後,消失了聲響。看著風留下的文字:筱蝶,你還有我。我一直都在。眼淚再次決堤。陸風,對不起。我不該拿那些流言刺激你。但我真的沒能力?.續走完這些不屬于我的路。是我膽小,是我太過現實。你要好好的。現在?.發現,你不在身邊的時候,我真的脆弱的一塌糊塗。你不要走,好?“筱蝶。我要去南方參加暑假比賽。你下午來送我,好?櫻花廣場電話亭見。”收到這條短信的時候,筱蝶正在收拾再簡陋不過的老宅子。也許,最後一次的見面吧。他終究要離開自己去廣闊的世界。“嗯。好。”簡單的回複陸風的短信,筱蝶開始編織離別的祝福語句。當筱蝶趕到廣場的時候,看見陸風背著簡單的藍色帆布小包,站在槐樹底下打著電話。白色的襯衫再也不顯以前的“正好”。有那一刻,真的擔心他會被南方的暴風雨?.刷沖跑。陸風看見正在發呆的筱蝶,簡單的結束了通話。走到了她的面前說,筱蝶,我知道你會來的。我離開的這段時間,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估計,我要好長一段時間?.能回來。我會經常和你聯系的。嗯。你也是。好好照顧自己。嗯。記得有什事,都要和我說,知道嗎?嗯,會的。那個……我真的希望你能去北方?.續讀書。哦、幾點的票?看著筱蝶故意扯移話題,陸風無可奈何的答道還有一個小時。嗯。那快走吧?還等陸風開口,筱蝶率先走向通往地鐵的街道。一路沈默,兩人的距離開始一點一點在匆忙的人流中拉開。看著筱蝶一路低頭、一眼不發。陸風開始心痛,他不知道該以怎樣的借口,能讓筱蝶在自己的離開的時候堅強一點,能夠去北方那所她向往的大學。令人的窒息的溫度讓胸口開始窒息。頭腦沈重,四肢開始無力。陸風本想喚住筱蝶,休息一會。一頭看見,筱蝶站在馬路中間,試圖向著對面走過去。綠燈開始以5開始倒退,多熟悉的一幕在陸風心裏血淋淋的顯現。陸風再也顧不了什,全力沖向筱蝶。拉著她的手像對面奔跑去。一輛黑色的轎車從側面正好駛過來。陸風頭腦再次犯暈,光線變暗,世界一片黑暗。驚慌的筱蝶終于放棄掙紮,陷于無措。不能。絕對不能重蹈覆轍,陸風迅速用力把筱蝶抱起,用身體重重的擋下車輪的瘋狂。利用那受阻的一瞬間憑著殘存的感覺將筱蝶送向一旁。之後,身體被直直撞飛,直至雙膝落地,悄無聲息。從此他的世界安靜,連微弱的呼吸都藏匿起來。從此她的記憶複蘇,如同重複上演的黑白電影。她想起了他,他記得她。她選擇了原諒,他選擇了永恒。世界的兩頭,聚散亦匆匆。某些事,無法挽回。某些人,無法挽留。筱蝶深信,他和父親一樣,希望自己幸福。自己的銀行卡莫名的多了好多的金額,而彙款人確實陸風的妹妹小艾。自己多?.寫的片碎的文字被收集裝訂成本,在自己的背包裏完好無缺。拿著他的電話,開始懷念有關他的一切。 知道他和自己是相鄰而住的多?.夥伴。 知道他和自己有著說不清的曖昧情愫。知道他患有著短暫性失明的後天疾病。知道他自己的失憶不眠不休自責過。 知道他利用空?.時間打工幫父親還債。 知道他和父母爭吵只照顧我的感受。 甚至,他背起簡單的行囊,以比賽借口、打算踏上南去的列車到那些繁華的城市打工。只我能安心的去北方實現最初的夢想。 筱蝶把他的那輛破舊的單車鎖在老宅裏。同時,也鎖在自己的記憶裏,有著不可磨滅的印記。 之後,她去了那所他們曾經相約的大學。帶著那些泛黃的大頭貼。 就像一?.後,她在校園裏遇見了小艾一樣。沒有驚奇,她想一定是陸風讓小艾來陪伴自己。 小艾發現,筱雪去車站接自己的時候,對自己的微笑甚至擁抱,一如風那樣,狠溫暖、狠溫暖。 生命中交錯分離,用文字承載不起那種患得患失的沈痛。該用什危險的信號,來標識那些淺色的杯具。那,安好。收藏分享我已落寞
當你我安雅的死去
這裏將是我們得以安息的聖地

不再相信愛情
再不涉及別人的空間
堅守自己的角落 大眾論壇 - 視訊 交友論壇

蒼白禁區,握不住的淺色杯具。


聊天室入口 - 麗的色遊戲網 - 美女寫真 - 彩虹妹妹視訊 - 免費成人視訊聊天室 - 情色圖 - 情色電話 - 免費算命 - 520免費影片 - 情色美女圖片 - 免費寫真女郎影片 - 免費成人頻道 - 視訊聊天一對一 - 台灣辣妹貼圖區 - 美女寫真圖 - 檳榔西施清涼秀 - 日本正妹照片 - 免費試看 - 台灣成人貼圖 - 520免費視訊 - av99亞洲區免費影片 - 聊天交友ek21 - 台灣情色成人網 - 美眉共和國 - 美女照片 - 免費影音播放軟體下載 - 情色遊戲區 - 手機交友館 - 免費情色電影欣賞 - 日本美女圖庫 - 美女脫光光 - 檸檬女郎情趣網 - 情色成人 - 卡通美女裸體圖片 - 完美女人視訊 - 台灣裸體寫真 - 情色貼圖 嘟嘟成人網 - 20jack主入口 - 麗的情色遊戲 - 台南援助妹 - 後宮免費情色電影 - 85cc免費影城短片 - 台灣a片網 - 美女聊天室 視訊聊天 申請加盟 - 電話視訊
以上訊息之接收人僅限於18歲以上之成人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美俊 的頭像
美俊

小鐵星座網

美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