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 誰玷污了我的青春。(原創正在更新中)青春, 玷污, 原創前言:

看過的人都知道,我改了個名字,重新寫了前言。
只是考驗文字到底可以多髒,感冒終于好多了,可以往下寫了,
講述1個平凡人的充滿傷害和玄疑的青春。






一 3?.前的故事,當友情變成諜報戰。

1,

手銬是冰涼的,我第1次深刻的體會,因我正帶著。我的律師在反反複複的強調我只是個參與者,而不是公訴人認定的組織鬥毆的嫌疑人,法庭的氣氛很壓抑,因我未成?.的關系,所以不是公審。

公訴人的第1個證人是我的妹妹,她和我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只不過她叫我哥,我叫她妹兒。“被告人許思是否曾經給你男朋友張海龍打過電話約鬥毆的地點。”公訴人問的很漠然。“是的”曾經在我眼裏小鳥依人的妹妹輕輕的點了點頭,但她不知道,此刻我是多想給她的腦袋擰下來,1種天旋地轉的感覺。“許思是否曾經說過張海龍面部鈍器傷是他造成的。”公訴人試圖推翻我的律師我做的無罪辯護。“是的。”隨著妹妹的再次點頭,我的律師辛辛苦苦說1個小時的辯護宣告失敗。

“許思是否給你打過電話,要你陪他找張海龍。”公訴人的提問指向了和我同樣是被告的王威,王威有氣無力的回答是。公訴人向審判長示意提問可以結束了。“休庭。”審判長落下了手中的小錘子。

2,


(3個月之前)

“哥阿,張海龍又打我了。”電話裏小英的聲音很顫抖,我能猜出她的眼淚現在是在止不住的掉。“好了,別哭了,我找他談談。”我試圖安慰她。“小威,你在哪。”我撥通了王威的電話。“在家,怎了?”王威好像還貓在被窩裏。“你來下我家,喊幾個你朋友。”我說完便按掉了電話。


我是做夢也沒想到張海龍這個小兔崽子敢找人打我的,至少,面前的他的表情和接我電話的時候內種顫栗不1樣。“跟你有什關系。”張海龍揚揚手中的槍刺。“能處處,不能處抓緊黃,別老欺負我妹兒。”我揚揚嘴角,身後的王威和杜權解下了褲腰帶。當然了,張海龍不會傻到等我們找到武器應戰,槍刺重重砍向我的右肩,出乎我意料的是這讓人恐怖的刀?.然沒能穿透我的皮夾克。我被人團團圍住,渾身遭受著雨點般落下的拳頭和各刀背的攻擊,甚至還有塑料刀庫抽在了我的面頰。我充分的相信杜權的身手是有根據的,比如說他輕松的就用鐵制腰帶卡子放倒了張海龍,我揀起了掉在地下的刀開始還手,張海龍的大腦袋被我砍出了大大小小10多道看起來很恐怖的傷口。“再過來,都整死。”我擦了擦眼角邊的血向早就看傻了的小崽子們喊道。

3,

“我認還是需要做無罪辯護。”律師的辦公室煙霧繚繞,這個30歲的男人被人誇成全黑龍江最好的律師。“我是怕我兒子還有象王威這樣的朋友。”媽媽的語氣很平靜,我很幸福于她能抽出時間關心1下我,從我英?.早逝的爹離開這個世界之後,我始終認她只認識錢。“做有罪辯護等于認罪。”律師撮撮手,黑龍江最近的天氣很冷。我討厭這種壓抑的氣氛。“杜權會不會也說張海龍的傷全是你1個人砍的。”律師的頭轉向了我。“誰知道,反正他家不富裕。”我微笑著回答。“你能不能通過你朋友找點能說明張海龍父母確實給王威錢讓他做證。”律師的表情和複雜,就象是人心的複雜。“我盡力。”說實話,我也沒把握。

“小英,哥不虧欠你吧。”我眯起眼睛點燃了手裏的煙。“哥我不是故意的。”小英又要哭,不過此刻的我認定這個女人的眼淚跟鱷魚的眼淚沒什區別。“這些錢你先花著吧,下次出庭時候裝啞巴。”我遞給了她1個厚厚的錢包,看著她收下。

我找不到杜權,因他現在被拘押在小城的簡陋的看守所裏。冬天的天黑的很早,杜權家是這個小城裏不多的平房之1。我很好奇1場冰雹過後能不能讓這個小房子成廢墟。他母親沒有媽媽的濃妝豔抹,布滿溝壑的手接過厚厚1遝錢的時候很是顫抖。

4,

律師在最後時刻接受了媽媽的有罪辯護的提議,于是這次開庭將會生結果,我知道媽媽只是希望盡快結束庭審,讓我離開這座我生活了18?.的小城。律師當庭呈給審判長2卷不長的錄音,裏面的主角是小英和杜權的母親,事件是收受賄賂做證,于是妹妹和杜權的指罪我的證詞變成了無效的廢紙。

判決很長審判長念的很慢,我只記住我和王威和杜權都被判了1?.6個月,只不過,我有緩,他們沒,因我過了今?.11月?.是憲法定義的成?.人。

二 我願意讓生活變的很糜爛。

1,


寧月蜷縮在我的懷裏,身體享受過快感之後,心裏會莫名其妙的感覺到很空虛,抽過1根事後煙,心裏很後悔,自己連自己的表妹都不放過。“你太不是人了。”寧月輕輕的掐掐我的耳朵。“誰讓你太漂亮。”我的手變態似的撫摸著她的酮體,沒有絲毫的內疚。

在1個男女比例1比10的學校是1種幸福,至少當我需要女人的時候我就能找到,我討厭女人變得象發情母狗,我更討厭男人象1條發情的公狗,同樣和我在這所學校的寧月說我裝的很清高,但扒女人衣服的時候還不如1條發情的狗。

1?.來我沒見過我的導員,我甚至不知道他或者是她是個活人還是個死人,寢室是個缺少陽光的地方,我不得不承認我性格裏隱藏著大男人的因素,至少看待錢,我很看得開,見過了室友之後,我很感歎的跟寧月說,原來男人可以這摳,連個火都不願意借,在我連丟了6塊香皂,網線被偷著拔掉了9次之後,我終于忍無可忍雇了幾個民工給寢室的幾個大哥1頓?.。我選擇搬到了?.面住,1個漂亮但有些昂貴的公寓,其實我完全可以回家,回1000公裏以?.的小城慢慢等待著學校賞賜給我畢?.證書,但我覺得家裏缺少溫暖,這種溫暖只有1個人能給,就是伴隨我長大的,2姨家的孩子寧月。

2,

參加自己媽媽的婚禮是件令我想吐的事情,但我又不得不參加,整個婚禮現場沒1個我認識的人,歎服媽媽多了這多新朋友,?.父很?.輕,可以說是很有教養的?.輕人,他熱情的和每人個打招呼,唯獨沒有和我打招呼,只是曖昧的笑笑。我從坐在坐位開始就有種火,1種可以說是莫名其妙的火,我輕輕的掀翻了桌子,推開了滿嘴廢話的司儀,拉住這個?.輕的新郎的領子送了他10幾個耳光,保安1起拉住了我,撕扯中媽媽在我成?.生日的時候送我的?.套成了碎片。?.父說了句會讓他後悔1輩子的話。“我早晚整死你。”我微笑著掙脫了拉著我的人,回敬了。“你試試。”從爸爸死了之後就沒責怪過我的媽媽送給我1個耳光,我似乎聽見了賓客們還在稱贊我的身手很敏捷。

我賣掉了只用了1個星期的手機?.有錢回學校,可能是因我太?.輕,總是沒領悟到錢這東西有這很重的意義,直到媽媽開始1分錢也不給我的時候我?.懂得,原來沒錢了,我什都不是。

3,

2姨從遙遠的小城郵給我1000塊錢,陪著我說了很多媽媽的壞話,我知道2姨不富裕,這1000塊不少,但我也知道,她是個媽媽從小欺負到大的女人,她的話,不能信。寧月陪著我在公寓住到了我終于交不起房費,我賣掉了所有能賣的東西。

搬回寢室住是我不情願的,但這是沒辦法的辦法,現在只剩寧月還給我當做公子供著,我漠然的看著瘦弱的她默默的給我鋪好了床,室友們還在輕佻的誇獎她的漂亮和賢惠,他們不知道她是我表妹,但他們知道我現在沒有錢再雇民工?.他們了。我的香皂依然丟,我的網線依然會被偷著拽掉,他們甚至會裝做不經意踩我的腳,或者給我昂貴的衣服拽落在肮髒的地下,順便給幾腳。我沒有選擇打他們,第1,我打不過這多人,第2,如果我打傷誰,沒人再救我出來了。


沒錢的日子難過的無以複加,寧月總是會省錢給我買我以前願意吃的東西,我會裝做漫不經心的說,我不吃,然後忍住想吐的感覺吃著難以下咽的學校食堂的飯,當我連飯都吃不起的時候,我就會蜷縮在被窩裏,盯著天花板,默默的留下眼淚。


4,

學校裏原來有雞,這是我認識小靜之後?.知道的事情,其實很偶然,我在超市買東西的時候不小心摸了1下她的手,她還給我了1個曖昧的讓人骨頭可以粉碎的微笑,于是,相互留下了電話號,然後,開房。

小靜買給我我願意抽的煙,送給我我暫時買不起的衣服,甚至還總是領著我吃昂貴的海鮮,這些,都是我迷戀的東西。寧月帶著女人嫉妒心態跟我說她是個出沒于夜場賣肉的雞的時候我沒有很難過,而是斷絕了寧月的1切聯系。

小靜認識我之後沒有放棄她的本職工作,反而更加賣力的出賣自己的女色,這個漂亮女人有時候看起來相當的疲憊,我揮霍著她送我的貨幣,越發的囂張,我沒有說她是我的女朋友,跟任何人也沒說過我和她保持著什樣的關系,而且我1個月都不會碰她的肉體幾下,我嫌髒,但我明白她和我在1起時候的心比誰都要純潔。寢室暫時只是我1個人住,因在1個下著小雪的夜,寢室的幾個大哥在從網吧回寢室的?.中,被幾個膀大腰圓的民工全部1個不剩的送進了醫院。

三 你想讓我怎找。

1,


再次回到小城的時候,相比當初賣掉手機離開的時候少了少爺的氣質,除了2姨之?.也沒人接我,媽媽失蹤了,這是我不得不接受的現實,當我還在思考著怎找回媽媽的時候,我看穿了2姨的心思,她還在研究如果媽媽宣告失蹤她是否有機會分到爸爸當?.留下的遺。

“你確定她是喝多了沒回家。”我眯著眼睛問?.父。“是的。”?.父的眼神很不屑。“她有沒有可能在?.地。”我的語氣很平靜,但心髒跳動的節奏已經超過了平常的速度。“我他嗎哪知道。”這個?.輕男人用輕佻的語言回答了我。“草你嗎的你給我找。”我拾起了煙灰缸仍向了這個狗?.的東西。然後身邊的親戚1起拉住了發狂的我。

離開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家的時候眼淚止不住的掉,經驗提醒我,此刻我身邊已經沒有能信任的人了,法律常識提醒我,如果說媽媽宣告失蹤,我們的全部家會有50%屬于這個狗籃子?.父,還是在官司勝訴的情況下。老子沒有了家人,老子還得沒錢。我重重的1拳打向了賓館的牆壁發出深沈的回音。

2,

小靜來到小城的時候我正處于最需要安慰的時候,我需要些許安慰讓我找回勇氣找回媽媽。“公安局怎說的。”小靜給我遞過了1條熱熱的毛巾。“就說沒什線索,連車帶人1沒回家。”我靜靜的平躺,試圖裝的很平靜,不是故意的,這是我養成的習慣。“要不要再問問跟你媽吃過飯的人。”“都躲沒影了這幫畜生。”我仍掉了毛巾坐了起來,渾身的無力向我傳達著1種信息,我正在發燒。

“你可以不再做雞。”我問的有氣無力。“你現在更沒錢了,我們吃什,書還念不念了。”小靜蒼白的面容喃喃的費力的蠕動嘴唇回答我。我撕扯著自己的頭發,無限止的問自己,嗎的,我到底犯了什罪你們這折磨我。

“許思好點沒。”寧月放下了手包,帶著局促的呼吸問小靜。“沒什起色,還是在發燒。”小靜撫摸著我的額頭。“哥你要記得按時吃藥。”寧月的手抓住我冰涼的手腕,我努力的背過頭沒讓她看見我留下的眼淚。


3,


確定我最多只能分到50%財。”眼前的律師還和3?.前1樣嗜煙如命,在媽媽失蹤72小時之後來到了這所曾經來過的律師事物所。“我確定,除了你能找到你母親。”律師的話讓我有些絕望。“我確實找不到她。”我輕歎了1口氣,點燃了1支很難抽的煙。“如果她死了,我能分到多少。”律師聽到了我說的話之後張大了嘴,很詫異我能甩出這個話題。“從本質來講,死了跟失蹤,沒什區別。”努力的合攏了嘴之後,律師說。

“如果你需要有人幫你,你可以找找當?.進監獄的你的2個朋友,他們現在混的都挺好。”這是我出門前聽見律師說的最後的話。我反複的核實了這句話到底有多少含金量之後,撥通了寧月的電話。

“ 你接近王威讓他幫我。”我不停的咳嗽費力的說。“哥你少抽點煙,我1定幫你。”寧月的表情帶著關切。“我是你哥。”我動動嘴唇。“當然是。”寧月重重的點了點頭。“有扒妹妹衣服的哥。”我苦笑。


4,

王威有多好色,這件事我沒仔細思考過,但從高中開始就垂涎于寧月姣好的面容我是知道的。寧月用身體換回來我和王威之間互相的諒解,但我始終不願意讓王威的髒手拍我的肩頭。

你母親到現在還沒找到,我們很遺憾。”面前的中?.警察遞給了我1根劣質煙,我揮手示意不要。“我爸原來是你們局長。”我笑的有些費力。“許局犧牲之後我們也很難過。”警察的表情很難看,努力裝做難過然後宣布失敗。“打死他的人抓到沒有。”我依然微笑。“沒抓到。”警察的表情越來越難看。“你們抓我的時候倒他嗎挺有效率。”身邊的王威語氣很嘲笑。

如果有線索,你可以打這個電話找我,我個人願意幫你。”警察遞給我1張寫著電話號的小紙條,我客氣的將他送出門,然後打開了空調,開到了最大的溫度。“你要熱死阿,現在是夏天。”王威想搶過我手中的遙控器。“我冷。”我邊往電話裏存電話號邊用沒表情的語言回答他。收藏分享easycome easygo 。 大眾論壇 - 視訊 交友論壇

誰玷污了我的青春。(原創正在更新中)


聊天室入口 - 麗的色遊戲網 - 美女寫真 - 彩虹妹妹視訊 - 免費成人視訊聊天室 - 情色圖 - 情色電話 - 免費算命 - 520免費影片 - 情色美女圖片 - 免費寫真女郎影片 - 免費成人頻道 - 視訊聊天一對一 - 台灣辣妹貼圖區 - 美女寫真圖 - 檳榔西施清涼秀 - 日本正妹照片 - 免費試看 - 台灣成人貼圖 - 520免費視訊 - av99亞洲區免費影片 - 聊天交友ek21 - 台灣情色成人網 - 美眉共和國 - 美女照片 - 免費影音播放軟體下載 - 情色遊戲區 - 手機交友館 - 免費情色電影欣賞 - 日本美女圖庫 - 美女脫光光 - 檸檬女郎情趣網 - 情色成人 - 卡通美女裸體圖片 - 完美女人視訊 - 台灣裸體寫真 - 情色貼圖 嘟嘟成人網 - 20jack主入口 - 麗的情色遊戲 - 台南援助妹 - 後宮免費情色電影 - 85cc免費影城短片 - 台灣a片網 - 美女聊天室 視訊聊天 申請加盟 - 電話視訊
以上訊息之接收人僅限於18歲以上之成人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美俊 的頭像
美俊

小鐵星座網

美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