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 玄幻——愛,不悔玄幻楔子  張燈結彩,喜氣洋洋的紅字喜帖貼滿了慕容王府的每一個角落,王府上人來人往川流不息,慕容王爺和慕容王妃雖然裏裏?.?.忙碌,卻也難掩臉上一派喜慶。  高堂上,一身新郎服的男子,刀削眉、白皮膚、癡情眼神頓顯。  直直的盯著身旁蓋著蓋頭的新娘,嘴角笑意難掩,喜悅之情從嘴角蔓延,一直到眼角,眉宇之間都是幸福的神情。  “蜻蜓,我愛你!”只此一句,讓身後的來人不覺得停下了腳步。  新郎身後,淺藍衣裙飄飄,銀裝素裹的女子俏笑,柳眉、膚如凝脂、嬌小身材、彬彬有禮、拱手作揖,紅唇輕溫婉道禮:“慕容煙雨、司馬蜻蜓,願你們白頭偕老,舉案齊眉,幸福永遠!”   “你是?”慕容煙雨呆呆的看著眼前的女子,腦海浮現很多畫面,輾轉千般滋味,想記起卻又想不起。  慕容王府?.面的百姓們更是湊著頭,聚在一起,熙熙攘攘的議論聲此起彼伏,要知道今天慕容王府的小王爺慕容煙雨迎娶的可是司馬府上的傻千金二小姐司馬蜻蜓,與其說是來祝賀的倒不如是來看好戲的人?.多。  花開滿園芬芳落  “你忘記了嗎?”新郎慕容煙雨身後的女子淡淡一笑,輕輕拂袖,白紗飛過慕容煙雨的眼前,輕輕隨風漸漸遠遠飄離了慕容煙雨的面前,女子曼妙的聲音響起:“希望你永遠待蜻蜓好。”   “我是薌,以前是薌,現在還是薌,薌永遠只是自己,永遠不會是小姐,所以將來也只是薌,一個你們生命中的過客……”薌在心中對著面前的慕容煙雨和司馬蜻蜓暗自低語道:“你們不記得我,但我還記得你們,希望你們幸福!”   三個月前,春風和煦,早春三月的美麗踏上了殷城的土地,生機勃發的萬物接受著春姑娘的?.禮,滋潤在春雨的甘露中,蓬發出欣欣向榮的景象。  滿園的花草齊齊開放,花開遍地香滿園,司馬府上銀鈴般的笑容不斷的傳來,順著清脆的笑聲望去,一眼看到了粉衣女子小步快跑著,手上鮮花芬芳陣陣。  “好香啊!”將手上的鮮花輕輕放在鼻尖,微微閉上眼,深吸一口氣,露出燦爛的笑容,舉起手盯著陽光下的鮮花:“好香好香哦!喜歡喜歡!”   “小姐,小姐!”身後的丫鬟采荷慌忙追上去,急急的的追著自己的小姐。  “姐姐姐姐,看花花。”采荷口中的小姐正是司馬府上的二小姐,司馬蜻蜓,人們都知道司馬蜻蜓是一個傻子。  “走開啦!”司馬鳳凰厭惡的避開司馬蜻蜓正欲跑上去獻花的髒兮兮的手,轉身閃到一邊對著采荷,一臉怒氣的提著自己的裙子道:“死丫頭,幹嗎不好好看著她啊,讓她隨便亂跑,我這可是剛做的新衣服,弄髒了你來陪啊?”   “姐姐?”司馬蜻蜓還是咧開嘴笑著,傻傻的看著自己的姐姐,雙手揉了揉自己手上的泥土,突然一個踉蹌摔倒過去,直接把司馬鳳凰壓倒在地。  “司馬蜻蜓!”司馬鳳凰揮動著雙手雙腳,對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司馬蜻蜓大聲呵斥道:“你有病啊?”話音剛落,已經被自己的丫鬟扶了起來,站起身來司馬鳳凰更是搖著頭一臉鄙夷的對著司馬蜻蜓道:“你看看你就是一個傻子,成天髒兮兮的,誰見了都不會喜歡的,哼!”說罷,跺著腳離開了。  “花落了!”司馬蜻蜓沒有理會道姐姐的厭惡,只是呆呆的看著司馬鳳凰離去的地方,一陣大風吹來,將滿園的鮮花吹落一片,地上鋪滿了遍地的鮮花。司馬蜻蜓一個小跑步又跑去了落花的庭院,彎腰仔細的一片一片的撿起地上的落英繽紛。  儒雅?.子逗佳人  微風撩起了庭院中女子的裙擺,秀發迎風而擺,蹲著的司馬蜻蜓認真的撿起地上的花瓣,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裏面,歪著腦袋看著手上的落花。  “你在幹什呢?”突然間身後的男子柔和的聲音響起,輕盈的腳步聲一看便知是有功夫的人。  “花花,你喜歡花花嗎?”司馬蜻蜓起身來,將手中的花瓣遞給眼前的男子,笑呵呵的道:“姐姐不喜歡,你喜歡嗎?”   “我喜歡。”男子正是這慕容王爺府上的小王爺慕容煙雨,隨著父親前來司馬將軍府上做客,恰巧遇見了司馬蜻蜓。見得眼前的女子如此一說,心下有些了然,這應該是司馬家的二小姐吧,原來真的是。  “喜歡就送給你!”司馬蜻蜓歡心的笑著,將手中的花瓣如數的放在慕容煙雨不知何時伸出的手掌中,俏笑著轉身邁著輕盈的步伐離去。  “哎,蜻蜓姑娘!”慕容煙雨緊追上去,不知何,看著司馬蜻蜓一臉無?.無慮的笑容,方?.心中的不快一掃而光,跟隨著蜻蜓的步伐,拽著手中的花瓣道:“等等我。”   “跟我來!”司馬蜻蜓小聲低語著神秘兮兮的帶著身後的慕容煙雨來到假山一角,盯著平靜如波的湖面呆呆的佇立在一旁。  “你要幹什?”慕容煙雨甚是不解的看著司馬蜻蜓,揣測著她的想法。  “噓,小點聲。”司馬蜻蜓對著慕容煙雨有些不悅的嘟著小嘴道:“你這樣會把湖裏面的小鯉魚給?.跑的。”   “什?”慕容煙雨正想再說些什,嘴巴被司馬蜻蜓遞過來的一放手絹給堵了個嚴嚴實實,于是只好閉嘴不說話,眼睛直直的看著司馬蜻蜓看的地方。  屏息以待,花瓣漸漸的從清澈的湖畔的樹上飄落下來,落在了司馬蜻蜓的秀發上,粉色的衣裙上被點綴著到處都是美麗的花朵,此時,身旁的慕容煙雨看的不是花朵和湖面,而是被落花襯得更嬌媚的司馬蜻蜓,呆呆的看著司馬蜻蜓執著的眼神和嬌美的臉龐,心中不覺一陣悸動,莫名的心跳加速著。  “你看!”司馬蜻蜓突然手一指,開心的回頭,她的臉碰上了他的臉,他的唇劃過了她的額頭。  “對不起對不起!”慕容煙雨慌忙著後退,臉上一陣緋紅,低著頭拱手道:“冒犯了,蜻蜓姑娘,請你諒解。”   “你快看啊!”司馬蜻蜓似乎並不是很關心這個尷尬的問題,而是很興奮的跳著指向湖面上突然間躍起的紅色鯉魚。  “它們好開心哦!”司馬蜻蜓看著眼前歡快的跳躍著的鯉魚,突然幽幽的開口道:“多自由啊!”說著說著眉宇之間透露著絲絲的?.傷,看的慕容煙雨不禁心頭一陣惆悵,剛想要伸出手抹平司馬蜻蜓微微皺起的額頭,突然間嘴角一陣竊笑,對著司馬蜻蜓一個伸手,拽著她的衣袖飛向高處。  “啊……”司馬蜻蜓一聲尖叫聲,?.得剛剛趕過來采荷驚得手中的糕點驚落了一地。  矯情女子妒意生  一陣風呼呼的吹過司馬蜻蜓的耳邊,司馬蜻蜓耳際的發絲飛揚起來,青絲撫在慕容煙雨的俊美的臉上,慕容煙雨笑了,輕輕收起輕功,一踮腳落在了屋頂高處。  “我飛起來了?”司馬蜻蜓開心的舉起手,燦爛的笑著看著眼前的慕容煙雨道:“我飛起來了!哦!”   “哎,小心!”慕容煙雨見著司馬蜻蜓一個高興,突然間司馬蜻蜓跳了起來,沒有注意到自己所處的正是屋頂上,于是很快的直直的就墜落下去。  “你沒事吧?”慕容煙雨輕輕扶著司馬蜻蜓,剛?.一陣擔心著怕摔傷了蜻蜓,于是輕言輕語道:“沒傷著吧?”   “呵呵!”司馬蜻蜓笑笑,拍著自己的胸脯,吐吐舌頭看向慕容煙雨道:“哥哥你真好啊!開心!開心!還要飛!”   “你還想飛?”慕容煙雨深情的看著眼前的司馬蜻蜓,不知道什心中被軟化著,也許是曾經美好的回憶難以忘懷吧?  “我要飛飛!”司馬蜻蜓比劃著小鳥飛翔的姿勢看著眼前的慕容煙雨,口氣急切著,很是怕對方不再帶自己玩耍了。  “蜻蜓!”突然一陣呵斥聲傳來,對面不遠處一身華服的中?.男子威嚴緩步走來道:“快把小姐扶進去,別冒犯了小王爺。”   “是,將軍!”采荷連忙急急的上前扶著自己的小姐轉身離去。  “哥哥!”司馬蜻蜓突然一個激靈轉過身來跑到慕容煙雨身邊,俯首輕聲細語道:“下次還要帶我飛哦?”   “呵呵。”看著小跑步離去的司馬蜻蜓,慕容煙雨的眼神不曾離開過對方的背影,卻未曾發現身旁一抹憤恨的眼神也沒有離開慕容蜻蜓的背影。  “死丫頭!”司馬鳳凰美麗的容扭曲著,咬著牙握著拳頭狠狠道:“看我怎收拾你?”   “父王!”慕容煙雨回到府上,拱手作揖對著自己的父親,慕容王爺一字一頓道:“我不想娶司馬鳳凰。”   “胡說!”慕容將軍一臉威嚴著,坐在書房案幾的椅子上,厲聲道:“難道你不知道我們慕容王府和司馬將軍府上給你們打小就定了這門親事了嗎?”   “言出必行,我知道這是父親的作風。”慕容煙雨眼神飄向遠處道:“可是,我真的不喜歡司馬鳳凰,如果要我娶妻的話,我寧願娶司馬蜻蜓!”   “混賬!”慕容王爺重重的拍了一下案幾大聲道:“好端端的貌美如花的女子你不娶,你非要娶一個傻子,你想氣死我啊?”   “王爺,你別生氣啊!”慕容王妃匆匆趕來,輕輕撫著慕容王爺的胸口對著慕容煙雨使了一個眼色道:“你真想把你爹氣死啊?還不快下去閉門思過!”   看著慕容煙雨沮喪的離去的背影,慕容王妃疼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又看向了自己的丈夫,手心手背都是肉啊,這可難壞了自己。  多端軌害蜻蜓  白色的紗帳挂在鏤空木雕的大床上,床上的女子坐在床邊愣愣的托著腮發著呆,保持著這種姿勢已經有多久了?采荷是知道的,小姐從大早上醒來就這樣了,采荷心中暗自歎息道:“小姐比以前更傻了?小姐太可憐了!”   “蜻蜓,你可是生爹爹的氣了?”司馬將軍風塵仆仆的趕來,一臉的歉意,對著自己的女兒蜻蜓放下身段,柔聲道:“爹爹也是不得已啊!”   要知道,司馬將軍可是十分疼愛自己的二女兒司馬蜻蜓的,因這個女兒是他最愛的前妻留給他唯一的念想和珍貴的寶貝,眼神柔和的看著自己發著呆的女兒,緩緩開口道:“蜻蜓,只要鳳凰嫁出去了,你就可以少受點苦了。”   “原來,原來老爺竟是知道的!”采荷心中一驚,附在簾?.偷聽的身子緊了緊,心中咯一下:“原來大小姐欺負小姐,將軍都知道,只是礙于都是自己的女兒,又有大小姐的母親撐腰,難免會有所顧忌。小姐你雖然苦些皮肉之苦,但是你還又一個疼愛你的爹,你是幸福的!”   司馬將軍走後沒多久,絢雅閣?.然迎來了一個稀客,司馬鳳凰一臉溫柔的輕輕拉著司馬蜻蜓的手,嬌笑著:“妹妹啊,今天天氣真不錯啊,要不姐姐帶妹妹一起去花園撲蝶可好?”   “好啊好啊!”司馬蜻蜓一聽見姐姐要和自己玩,開心的揮著手,咧著嘴抓著司馬鳳凰的衣袖開懷的笑著。  “大小姐,小姐今天身體不適……”采荷心中覺得奇怪,便開口阻攔道:“小姐你不是要睡覺嗎?”   “我?”司馬蜻蜓看著自己的床又看向司馬鳳凰道:“姐姐,我要和姐姐一起玩!”說著拉著司馬鳳凰的手就跑出了絢雅閣。  “妹妹你看這花多好看啊!”司馬鳳凰輕輕捧著一朵鮮花遞給司馬蜻蜓道:“姐姐幫你帶上。”于是一朵美麗的鮮花插在了司馬蜻蜓的耳際,也就在此時,司馬鳳凰眼神凶狠著,淡然道:“妹妹去湖畔照照,可好看了!”   “好看,真好看!”司馬蜻蜓聽著司馬鳳凰的話語,被領到了湖畔,蹲下身子來仔細的對著湖中自己的倒影,笑呵呵的欣賞道:“姐姐,好看好看!”   “是嗎?”司馬鳳凰突然環顧四周,然後一伸手,將面前的司馬蜻蜓推落湖中,撲騰撲騰掙紮著的司馬蜻蜓很快就沈了下去。  “哎呀!不好了,不好了!”司馬鳳凰適?.對著將軍府的院子內大聲叫喚著,跺著腳急切道:“妹妹落水了,救命啊,救命啊!”   “小姐落水了!”管家一聲喊,家丁們紛紛趕到湖畔。  “出什事了?”看著將軍府上的家丁亂作一團,恰巧來訪的慕容煙雨急切道:“那位小姐出事了?”剛問完,瞥見了一旁似乎還沒來的及收住笑意的司馬鳳凰,于是心下明了,同時迅疾一個縱身跳進了湖裏。  剝開迷霧見清明  湖水漫過了司馬蜻蜓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巴,渾渾噩噩的司馬蜻蜓突然在深湖中睜開了眼睛,眼神中除了曾經的清明,多了一絲精光凜冽,劃動著手腳在湖裏遊移著。  “母親?”突然間,司馬蜻蜓渾身散發著一道道波光粼粼的亮光,慢慢的周圍煙霧包圍著,突然間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司馬蜻蜓換作了另?.一張清秀的臉龐,清秀的女子沒有了先前的傻氣,多了一份狡黠的智慧和靈氣,輕輕的遊到了一座水族的宮殿。  “小姐?”那是一張與司馬蜻蜓一模一樣的臉龐,只是這個被喚作小姐的司馬蜻蜓像一個靈魂一樣的遊移在宮殿的紫水晶玄關的上方,毫無半點人的生氣。  “薌你怎下來了?”一個額頭上閃著金光鱗片的婦人走來,對著薌和藹著又急促道:“司馬蜻蜓的元神還沒有修複完全,還不能回魂啊,你這樣對她的身體不好。”   “是嗎?”薌一皺眉,頗有些急切著,正想轉身離去,突然回頭對著婦人幽幽開口道:“母親,你什要封住了我的靈氣,不然的話以我的聰明絕不會被司馬鳳凰陷害落水的?”   “正因你太聰慧了。”被喚作母親的婦人搖著頭淡然看著身後的司馬蜻蜓的元神道:“又太善良了,娘怕你會……”   “你放心吧。”薌似乎猜到自己的母親要說什,突然莞爾一笑道:“薌知道自己在做什,蜻蜓小姐曾經從惡人手中救下我們母女,我定當不負她。”   “知道就好!”婦人眼看著自己的女兒緩緩離開宮殿,心中暗自舒了一口氣道:“但願你能一如既往!”   “蜻蜓蜻蜓!”慕容煙雨心下著急萬分的尋著蜻蜓的身影,突然間看見了不遠處一個熟悉的身影在水中漂浮著,于是立刻加快速度劃了過去,抱住司馬蜻蜓將她救上了岸邊。  “小姐小姐,你沒事吧?”采荷驚慌著看著慕容煙雨將司馬蜻蜓抱進了絢雅閣,眼中竟是緊張的神情看著司馬蜻蜓,不曾管司馬鳳凰鐵青的臉色。  “不就是落水嗎,又沒死,有什大驚小怪的!”司馬鳳凰嘀咕了一聲,不屑的看著床上昏迷的司馬蜻蜓。  “你再說一遍?”慕容煙雨突然神色淩厲的掃視著司馬鳳凰,厲聲盯著司馬鳳凰的臉,似乎要盯出一個千瘡百孔道:“要是蜻蜓死了,我拿你陪葬!”   “慕容煙雨你!”司馬鳳凰跺著腳,大叫了一聲掩面跑了出去。  “小王爺。”采荷諾諾的看著慕容煙雨道:“采荷要幫小姐換身衣服,麻煩您先回避一下?”   “大夫,她沒事吧?”看著大夫出來,慕容煙雨和聞訊趕來的司馬將軍異口同聲關切道:“什時候能醒來?”   “沒什大礙了。”大夫提著藥箱子拱手作揖道:“小王爺和將軍放心,很快蜻蜓小姐就可以蘇醒了。”   “太好了!”慕容煙雨似乎心中一放心,臉上的擔?.少了些,對面的司馬將軍看著面前的慕容煙雨道:“小王爺能否來一趟我的書房,我有話跟你講。”   “不行,這怎可以!”慕容煙雨連連搖頭,看著眼前的司馬將軍道:“將軍,我承認我是喜歡你的女兒,但那是蜻蜓不是鳳凰,你要讓我娶了鳳凰,那蜻蜓怎辦?”   “我不是說兩個一起娶嗎?”司馬將軍似乎以商量的口吻,看著眼前的慕容煙雨心中也是無奈道:“你要知道鳳凰很喜歡你,她也是我的女兒,我不能了蜻蜓的幸福就斷送了鳳凰的幸福。”   “您的意思是?”慕容煙雨側著頭想了一會兒,突然話鋒一轉氣勢淩人道:“今天的事情您也看到了,蜻蜓落水一定是鳳凰使的詭計。如果我把鳳凰迎娶回去,豈不是陷蜻蜓于水火嗎?”   “你以你不娶鳳凰,蜻蜓就能嫁的了你了嗎?”司馬將軍歎息著,低下頭來,搖著頭道:“你爹會讓一個我們家的蜻蜓進門嗎?”   情根已種不易斷  女子的閨房內,司馬蜻蜓,應該說是薌緩緩的睜開了眼,這一會看著屋子裏熟悉的一切,薌想起了之前的種種,她的靈氣收回來了,眼中一陣清明的打量著周圍的一切,緩緩爬下床,走到梳妝桌前,輕輕的拿起檀木梳子,柔聲道:“此物最相思,怎奈物是人非。”   “蜻蜓,你醒了?”慕容煙雨激動的跑上前去,看著大病初愈的薌道:“蜻蜓,?.死我了!”說著,一個激動摟住了發著呆的薌。  “放手啊!”薌一個抽身出來,從慕容煙雨的懷中掙脫道:“男女授受不親,你幹什啊?”   “蜻蜓,你沒事了?”慕容煙雨突然一皺眉,心中咯一下,有些不知所雲的看著眼前的薌,愣愣道:“你的傻病好了?”   “花,好看的花花!”薌這?.想到自己扮作的小姐蜻蜓是一個患了傻病的小姐,于是又慌忙換作另?.一份神情,咧開嘴笑著,一如既往的傻氣地揮著手跑了出去:“我的花花!”   “蜻蜓?”看著薌離去的背影,誇張的手勢在庭院中玩耍著園中掉落的花瓣,似乎眼中一閃而過一個想法,但是很快被自己搖搖頭揮散了這個想法。  “蜻蜓,你知道嗎?”慕容煙雨,坐在蜻蜓歪著頭看著桂花樹的身旁,緩緩道:“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的天真浪漫。”   “小時候?”薌開始回憶起蜻蜓小時候的事情,薌和母親被救的時候放生到庭院湖中的時候,蜻蜓那時候?.6歲,一轉眼薌和母親已經陪伴著蜻蜓度過了十個?.頭,就在第十個?.頭的時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蜻蜓,我好喜歡你啊!”慕容煙雨扳過薌的身體,似乎想把薌從自己的世界中拉回來,晃了晃手對著薌道:“只是,娶你真的好難啊!”   “你要娶我?”薌一個嘴快叫出了聲,仔細的看著眼前的慕容煙雨,腦海中突然回想起了曾經蜻蜓在湖邊對著自己喃喃自語的話:“好喜歡那個哥哥啊,喜歡喜歡。”那個時侯薌就知道了有這一個叫做慕容煙雨的人,所以她很希望善良的蜻蜓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沒想到今時今日竟然聽到了慕容煙雨對蜻蜓的深情告白,不禁眼角泛起淚光。  “你怎哭了?”慕容煙雨,伸出手來擦拭著薌眼角的淚光,溫柔的聲音卻是又堅定道:“我要我們在一起。”   “恩,我要你們在一起。”薌心中下定決心著,輕輕的靠在了慕容煙雨的肩膀上,淡淡的幸福從心中流傳到全身的筋脈血液。  “大小姐,你有什事情嗎?”采荷擋住了正欲沖進來的司馬鳳凰道:“小姐身體不適在休息。”   “滾開!”司馬鳳凰甩著衣袖,將采荷一拳打過去,只見采荷應聲倒地,司馬鳳凰直直的沖進了司馬蜻蜓的閨房,對著正在?.嘗糕點的司馬蜻蜓就是一巴掌。  “你幹什?”薌突然一個淩烈的眼神閃過,伸手扣住了司馬鳳凰正要打自己的手,騰出自己的一只手給了司馬鳳凰狠狠一巴掌。  “啪!”   “你!”司馬鳳凰捂著臉,噘著嘴跑出了閨房道:“司馬蜻蜓算你狠,你給我等著!”   “小姐!”采荷剛好走進來呆呆的看著眼前的薌,張大嘴道:“小姐,你打大小姐了,完了完了!”來回踱著步的采荷,著實讓薌頭疼,薌趁著采荷一個不注意,偷偷的溜出了閨房,走到庭院見著四周沒人,于是使了法術飛出了將軍府。  風波四起薌平  街上來來往往的多的數不勝數,薌一個人漫步在熱鬧的街頭,心中滿是歡快的調子,于是口中不覺也哼起了歡樂的小調。  “蜻蜓?”慕容煙雨在茶樓的高處不經意間瞥見了樓下大街上的薌,于是一個轉身悄然的跟著薌身後,很是奇怪的跟著薌。  “讓開讓開!”突然街上騰出一條路來,原來是慕容王府的王爺和王妃要上山祭拜,慕容煙雨正和父親鬧矛盾,所以避開了這次的祭拜謊稱自己抱病在床。  “刺客,有刺客!”突然間,黑衣蒙面人從天而降,對著轎子裏面的王爺和王妃就刺去。  “小心!”慕容煙雨飛身出現在人群中,一劍擊退了對方出鞘的長劍,攔下了致命的一劍。  “啊!”慕容王妃和王爺逃出了轎門,躲到一旁去,正在閃躲之時,突然暗處又來一黑衣人提著大刀就要砍向慕容王爺和王妃。  “小心!”薌的聲音和慕容煙雨的聲音一同響起,薌手疾眼快的飛身來到慕容王爺和王妃身後,一個揮手法術一出,擊落了對面的黑衣人,又私下一運功,將周圍很多黑衣人震落在地。  “哎呀哎呀!”看著四處摔倒叫喚的黑衣人,薌隨便抓過一個問道:“誰讓你們幹的?”   “是,是。”黑衣人講出了幕後指使人,慕容王爺對著薌拱手行禮道:“多謝姑娘救命之恩,不知姑娘家住何處?”   “我們想上你府上道謝。”慕容王妃補充了一句,很是歡喜的看著眼前的明媚女子,感覺全身上下無比的燦爛。  “蜻蜓,你怎會武功?”慕容煙雨的一句話,使得人從迷茫中回過神來,慕容王爺和王妃看著眼前的司馬蜻蜓,滿臉的疑惑,看向自己的兒子道:“原來你一直瞞著我啊?”   “原來你一直瞞著我啊?”慕容煙雨送司馬蜻蜓回去的路上,喃喃自語著,看著身旁的司馬蜻蜓柔和道:“原來蜻蜓的武功這好?”   “好好哦?”薌打著馬虎眼,匆匆趕回司馬將軍府上,突然一只手被慕容煙雨緊緊抓住道:“蜻蜓,就算你騙我,我也喜歡你。”   “慕容煙雨!”薌看著慕容煙雨,轉身走進司馬將軍府幽幽開口道:“明日你來找我,我有話跟你講。”   “蜻蜓!”慕容煙雨不知道什,心中很開心,一股雀躍之情湧上心頭。  “爹爹,你看啊!”司馬鳳凰不知何時和司馬將軍站在院子中,看著從?.面回來的司馬蜻蜓叫囂道:“如果妹妹不是被厲鬼上身,怎會自己跑出去,還跟人家打了架再回來。”原來沒過多久司馬蜻蜓打架的事情就已經傳回了司馬將軍府上,當然也傳到了這個司馬鳳凰的耳朵裏,她早早的就去請了一個茅山道士來,目的就是了想要借機把司馬蜻蜓給殺了。  “蜻蜓啊,爹對不住你了。”司馬將軍歎息著撇過頭去,本來是不相信鳳凰胡說八道的,現如今親眼目睹了女兒蜻蜓的言行舉止,心中也是怪異萬分著,不由得信了七八分,對著茅山道士道:“道士,有勞了!”   看著司馬將軍轉身退到一旁的薌直直的看向司馬將軍,硬生生的被家丁拉進了之前設好的法壇旁邊,也不做任何的掙紮,只是看著司馬將軍幽幽開口道:“你就是這愛蜻蜓的?”   “蜻蜓!”司馬將軍叫出了聲,正想阻攔茅山道士的行,已經被身旁的鳳凰勸阻了下去。  “爹爹,妹妹現在被鬼怪迷了心智,你莫要上她的當?”鳳凰的話語輕飄飄的一句響起,司馬將軍下定了決心,握著拳頭道:“蜻蜓了你的生命安危,爹迫不得已,你要原諒爹。”   “開壇做法!”茅山道士一陣吼叫聲,震得周圍樹梢上的鳥兒驚起了一片,撲騰撲騰的飛走了,茅山道士手持著利劍對著前面面無表情的薌一劍一劍有模有樣的舞動起來,突然間劍鋒一閃直直的逼近了薌的脖子。  “啊!”突然間薌眼中閃過金光,直直的瞪向了茅山道士,瞬間又化作了一張極其恐怖猙獰的面孔,把茅山道士?.得驚叫起來連連後退著。  “饒命啊!饒命啊!”茅山道士突然跪倒在地口中直念叨著求饒的話語,一旁的司馬鳳凰和司馬將軍萬分不解的看著茅山道士道:“道士,你是怎了?”   “高人!高人,高人啊!”茅山道士叫喊著發瘋似地沖了出去,留下一臉莫名的人。  “我就說你是被鬼附身了!”司馬鳳凰看著落荒而逃的茅山道士,?.而又指著薌道:“蜻蜓你是鬼啊!”   “鳳凰,夠了!”司馬將軍大聲吼著司馬鳳凰一甩袖道:“你鬧夠了沒?回去!”說吧,上前扶著蜻蜓起身道:“孩子你受委屈了,爹爹對不住你!”說罷,搖搖頭皺著眉轉身黯然的離去。  坦然告知一切曉  落花亭裏早早的坐了兩個人,一壺清茶,一碟糕點,一對璧人,兩種心思。  “煙雨,你是想問我的吧?”薌放下手中嘗了一口的糕點道:“你難道不奇怪我怎忽然變聰明了?”   “好奇!”慕容煙雨直白道:“但是,蜻蜓你還是你啊?”   慕容煙雨緊張的看著眼前的薌,手不停的揉搓著茶杯,似乎很是不願意聽到薌接下去的話。  “我知道你在想什?”薌突然咧開嘴,笑道:“放心,我不是人,也不是鬼,我是一條紅鯉魚精。”   “鯉魚精?”慕容煙雨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面上,轉過頭盯著薌,突然神色焦慮道:“那蜻蜓呢?”   “你放心,她很快就回來了!”薌手中的手帕把玩著,小聲低語著看著廳?.的湖泊道:“蜻蜓曾經救過我和我娘親,我們會把她救活。”   “她出什事了?”慕容煙雨突然想起了曾經蜻蜓的落水,思量著看著眼前的薌道:“難道是那次落水。”   “在這之前。”薌不想隱瞞慕容煙雨,于是開口緩緩講述了先前的故事。  薌和自己的母親一直以來都住在司馬將軍府上的清湖畔裏面,三個月前的某一天蜻蜓突然染了重病,病入膏肓,大夫無法醫治,眼見著蜻蜓的魂魄一天一天的瀕臨消失,薌把蜻蜓那微弱的魂魄帶回了清湖畔下的宮殿,請求娘親用九靈珠的靈氣來挽救蜻蜓的遊魂。  這是需要九九八十一天的時間,如果蜻蜓的魂魄下去了清湖畔下,那身體自然沒了生氣,自然會遭到家人的埋葬,屍身一旦毀了那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活了,于是薌就將自己附身在蜻蜓的身體內。  “薌?”慕容煙雨站起身來盯著薌的背影道:“我可以這樣叫你嗎?薌!”   “請你記得自己說過的話。”薌轉身緩緩向前走道:“你會對蜻蜓一輩子都好……”話音剛落,薌眼眉處留下了一滴眼淚,漸漸的消失在慕容煙雨的眼前。  “薌!”慕容煙雨眼睜睜的看著薌漸漸透明的身體,從蜻蜓的體內分離出來一個清秀的陌生面孔的女子,對著自己嬌笑著,一抹倩影投身到了清湖畔下,化作一條紅色的鯉魚精順著河流遊去。  “一個人同時愛上兩個人究竟是對還是錯呢?”慕容煙雨有時候會問自己,如果當初自己沒有遇上那個薌附體的蜻蜓,自己會不會還是像現在那樣的喜歡蜻蜓,但是沒有太多的如果,抱著眼前這個一如既往傻傻的蜻蜓,他知道是真正的蜻蜓回來了。  “我愛蜻蜓嗎?”慕容煙雨笑笑搖著頭又看向清湖畔:“我愛薌嗎?”   “真的,或許兩個都愛。”   良辰美眷幸福至  “薌!”穿著新郎服的慕容煙雨突然回憶起了什,看著眼前的薌,靜靜的出了神,堂上的慕容王爺和慕容王妃也直直的看向了這個不明來曆的但又十分親切的女子——薌。  “薌是誰啊?”新娘子蜻蜓掀開了蓋頭,歪著頭盯著眼前的薌,撅著嘴提提裙擺道:“美姐姐,抱抱!”   “真的是傻子啊!”堂?.看好戲的人私下紛紛小聲低語著,似乎對這個傳聞中的傻子小姐很感興趣。  “蜻蜓休得胡鬧,快把蓋頭蓋起來。”司馬將軍在一旁對著媒婆發號施令,媒婆?.得連忙上前。  “我來!”薌搶先一步上去,輕輕的撿起被摔落地上的蓋頭在慕容煙雨的驚呆的目光中,緩緩的走向了蜻蜓柔聲道:“小姐你真的不認識我了嗎?”說著,薌手中的蓋頭已經蓋在了蜻蜓的頭上,薌的手散發出一道幽幽的藍光,在司馬蜻蜓的身上圍繞著,輕聲伏在蜻蜓的耳畔道:“我就是你曾經救下的紅鯉魚……”   “薌!”看著薌轉身離去,身後的慕容煙雨追上去,拉著蜻蜓的手,眼中似乎痛心著,幽幽開口道:“你要去哪裏?”   “那裏!”薌巧手一指,遠方的天邊飛來一朵祥雲,薌飛身緩緩的飄向了那朵祥雲,舉步蓮移的薌,在人的恍然之間飛上了天際。  “薌!是你嗎?”司馬蜻蜓突然再次揪下蓋頭對著天上的薌歡快的叫道:“紅鯉魚,你要幸福啊!”   “你也是!”薌揮揮手,隨著祥雲飄往了更遠處,那就是天庭,薌已乘祥雲去,化作仙女度蒼生……收藏分享希望有更多的親加入守護青春的行列,讓咱們這個大家庭越來越壯大! 大眾論壇 - 視訊 交友論壇

玄幻——愛,不悔


聊天室入口 - 麗的色遊戲網 - 美女寫真 - 彩虹妹妹視訊 - 免費成人視訊聊天室 - 情色圖 - 情色電話 - 免費算命 - 520免費影片 - 情色美女圖片 - 免費寫真女郎影片 - 免費成人頻道 - 視訊聊天一對一 - 台灣辣妹貼圖區 - 美女寫真圖 - 檳榔西施清涼秀 - 日本正妹照片 - 免費試看 - 台灣成人貼圖 - 520免費視訊 - av99亞洲區免費影片 - 聊天交友ek21 - 台灣情色成人網 - 美眉共和國 - 美女照片 - 免費影音播放軟體下載 - 情色遊戲區 - 手機交友館 - 免費情色電影欣賞 - 日本美女圖庫 - 美女脫光光 - 檸檬女郎情趣網 - 情色成人 - 卡通美女裸體圖片 - 完美女人視訊 - 台灣裸體寫真 - 情色貼圖 嘟嘟成人網 - 20jack主入口 - 麗的情色遊戲 - 台南援助妹 - 後宮免費情色電影 - 85cc免費影城短片 - 台灣a片網 - 美女聊天室 視訊聊天 申請加盟 - 電話視訊
以上訊息之接收人僅限於18歲以上之成人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美俊 的頭像
美俊

小鐵星座網

美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